教学需要还是廉价用工?职业学校商业实训课让学生双十一做客服、卖蜂蜜引争议

时间: 2019-11-08 来源:上观新闻

11月起,“双十一”的销售大战正式拉开帷幕。为了应对这场大战,商家们必须准备足够的销售人员和客服人员,用于“双十一”期间加派人手。可对商家们来说,前后半个多月招聘正式人员显然不划算,临时用工才是首选。

从哪儿找来那么多临时工?一些大专院校电商专业的学生成了商家们的目标。因为,对于这些大专院校的学生们来说,正需要一定的商业实训作为实践性教学。一方缺人,一方需要实训,两者一拍即合。

因而,“双十一”期间商家和学校合作成了普遍现象。听起来是“双赢”的安排,在实际操作中是否做到教学、帮忙两者兼顾,皆大欢喜了?近日,有些实习生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实习“走样变味”了。

实训卖蜂蜜,一些学生自己掏钱购买过关

上海立达职业技术学院经管学院2017级电子商务专业在读的小杨告诉记者,学校开设了一门综合实训课程“网络营销”课,要求学生在某电商平台销售一款指定品牌的蜂蜜,“没有销量则考试不及格。”

小杨称,这门网络营销课是有别于理论课的一项实习。老师下发的实习说明里,要求学生运用学过的网络营销方法,通过电商、微商、抖音、直播、QQ空间等方式去销售一款“哈卡瑞”新西兰进口蜂蜜,网页链接显示商家为“常天食品小店”。按照要求,学生至少要完成2瓶的销售量,最后再配上一篇不少于500字的心得以及产品营销方案。不过,老师表示“因为是实训课程,所以最终成绩好坏就看实际销量”,完不成还要补考,补考内容仍然是将蜂蜜销售出去。实习说明内同时附上了商家售卖的9款蜂蜜商品的进货价格和售货价格,一款“百花蜂蜜”的成本价78元,电商售价108元,零售价158元。

对于这样的实习安排,小杨并不认可。他在朋友圈等渠道售卖,但由于没有成熟的客户资源,短时间内没人愿意购买,最后只能发动身边的亲友帮助他完成“销售指标”。不少同班同学则干脆自己掏钱购买,使销量达标。对于指定这一款蜂蜜,不少同学也有“想法”,认为学校正以“实训”为名,帮助商家提高销量,更不排除有利益输送。

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看到,这款“百花蜂蜜”已入选新西兰蜂蜜畅销榜。该网店隶属山东常天然进出口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含有蜂产品销售、货物进出口等内容。记者致电该店铺负责人李先生,对方直言,由于店铺开业不久,为了营造较好的销量记录,想赶在双十一前招人提高销量“刷单”。经过层层联系,同事介绍了一名立达职业学院的老师。“老师当时也说情,希望我们不按零售价的方式卖给学生,以方便学生做销售。所以我们给到学生的只是成本价,等于亏本赚一波流量。不存在老师能间接获取回扣的说法。”据李先生称,目前店铺统计下来,学生中最高者一人销售掉了8瓶,不少自己掏钱买的学生在收货后不久就退货,总体学生们贡献的销量仅40瓶左右。

△授课老师给出的补考说明中,指定了销售商家。

11月7日,上海立达职业技术学院方面答复记者,经调查,9月份开展的《网络营销》实训课程是一次补考,针对的是上学期缺勤、考核不合格的同学。上学期授课老师明确表示,学生可以销售蜂蜜或者等价位自主货源。而此次补考,为了便于学生在指定日期内尽快完成补考,授课老师“过于急切”,仅向学生提供了蜂蜜一个货源,从而造成误会。学校及老师将在以后工作中加以完善。

被安排做客服,学生称感觉像“廉价工”

无独有偶,上海思博职业技术学院电子商务专业的二年级学生小陈也向“12345”反映,今年“双十一”,从10月21日起,学校将安排他们前往“电讯盈科”旗下的飞利浦小家电销售企业,成为某电商平台飞利浦官方旗舰店的客服。小陈告诉记者,按照学校的说法,“客服实训”是商业实训课程的内容之一,共为期近一个月,计1个学分,如果不参与,将影响顺利毕业。

按照学校要求,小陈班上除了部分选拔参加比赛的学生之外,其余20多名同学均被排班成为电商客服,一部分在学校机房接单,一部分则前往电讯盈科公司上班。从10月21日起至10月底为培训期,小陈和同学们被要求要熟悉店里销售的各类产品和促销活动,要熟记回答顾客的统一口径,11月1日起则正式上岗。“客服实训”并不是义务劳动,据小陈称,培训期学生们每天可以拿到50元报酬,而从11月1日起由于业务量加大,学生们排班也会增多,尤其是9日至12日,学生们还要承担一部分晚班。报酬则相应更改为按小时支付,具体为每小时13元,再视工作情况给予每小时5元至8元不等的绩效奖励。

做客服能学到东西吗?小陈告诉记者,就他个人而言,对于当客服并没有兴趣。进入11月后,他每天需要接待近200单,过程枯燥乏味。企业给予的报酬,与同学们的付出并不成正比,这让他感觉自己更像是“廉价劳动力”,在给商家打工。而商家则借实训之名省去了大量的用工成本。他认为,学校安排的实训课应该安排得更完善些,根据个人兴趣不同而给予不同的选择,强制大家都去做客服,“目的性”过于明显。

记者随后联系上了“电讯盈科”一名负责人,他负责现场管理思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他表示,客服实训是公司商务与学校谈妥的合作项目,双方签订的合同是从10月21日至11月12日结束。对于小陈等几位同学的“负面情绪”,他表示无法认同,他认为既然学的是电商专业,学会与顾客沟通打交道是基本功,而“双十一”期间业务量大、类型丰富,正是一次实践的好机会。

对于教学实训中学生出现的负面情绪,学校怎么看待?连日来,记者多方联系校方办公室,对方均承诺会进行了解,并给予记者答复。但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收到学校的答复。

专家:违规实习,职业学校和企业应担责

眼下,职业学校和企业合作安排实训的做法非常普遍。但据记者多方了解,一些企业为学生们安排的实训工作确实十分基础枯燥,除了客服、销售之外,还有物流专业的学生“双十一”被安排至快递企业做分拣员等等。客观地说,这些实训内容虽然基础,但都符合教学方向。不过,实训课毕竟不是打工,教学才是其第一目的,怎么操作才能实现教学、实践、帮忙兼顾呢?

2019年6月,教育部发布《关于职业院校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制订与实施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强化实习、实训、毕业设计(论文)等实践性教学环节的全过程管理与考核评价。根据《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在确定实习单位前,职业学校应进行实地考察评估并形成书面报告,考察内容应包括:单位资质、诚信状况、管理水平、实习岗位性质和内容、工作时间、工作环境、生活环境以及健康保障、安全防护等方面。另外,该规定也允许学生申请自主选择顶岗实习岗位,即如果不愿意去学校安排的顶岗实习岗位,可自主选择。

根据上述指导意见,对于学校来说,不能仅仅找一家合作商家、给学生找个地方就算,更不能将实训变成给企业输送劳动力,更应该全程跟踪企业的安排,保障教学效果。在学生不理解产生不良情绪时,应出面沟通协调,并做好学生的心理疏导工作;而对于企业来说,更不应该秉持着“占便宜”“廉价劳动力不用白不用”的心态,将没人愿意做的苦活交给学生。而应该真正地为学生们安排实践机会,让他们在有限的时间内提升专业技能。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实习是职业教育的重要环节,因此,必须按教学要求,选择实习机构,设计实习内容,监督实习实施,并评估实习效果。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由学校或学院教授委员会对实习环节进行论证,而不能就由学校或学院的某位行政负责人或行政部门指定到哪一单位实习。这容易出现围绕实习的利益输送——学校向企业输送劳务,企业获得廉价劳动力,而学校则从中获得劳务输出费用。近年来的违规实习几乎都是这样产生的,这既侵犯学生合法权利,又影响实习质量,败坏学校形象。

但对于这样的违规实习,处罚却软绵绵。在媒体曝光之后,几乎都只是叫停实习,对违规的学校和企业没有什么处罚。这是导致违规实习一再发生的重要原因。要治理违规实习,必须加大问责力度,处罚违规学校、老师和企业。应该建立黑名单制度,把违规学校和企业列入黑名单,向社会公开。在招生时,应该注明学校组织违规实习情况,提醒学生谨慎选择报考,这才能形成对学校的有效约束。